🏃🏻🇹🇷 熱情直率浪漫土耳其男人甜蜜話術

出發時,賴說「土耳其男我可以!」

跟我開玩笑嗎?土耳其人耶。

giphy.gif

回程時,賴問我「土耳其男你可以嗎?」

可以😂 😂 😂

 

 

 

  藍是男生,賴是女生。藍是個看起來有些冷漠,個性務實,說話一針見血(其實就是毒舌)的男子。賴身材高挑,個性活潑,不管是東方或西方的審美,都是美人兒。我們三個人在一起的畫風,就是我和賴不停地做笨事,藍用一個鄙(aoˋ)視(jiao-)的表情看我們,然後默默把我們拎回正軌,或是假裝不認識我們。

  我和賴在土耳其每被 hit on 一次,另一個人就會即時用 LINE 向藍報告,他最後忍不住說「你們兩個是在較勁嗎?」然後又說:「別吵,我當裁判:微贏在質,賴贏在量!」最後為我們的土耳其之旅下了一個結論,如果他也一起旅行「你們每被告白一次就給我100塊,我應該就不需要自己付回台灣的機票了。」

 

______以下事蹟,照時間順序排列______

 

 

 

 

 

 

 

 

  第一次感受到土耳其人的熱情,是在 Kayseri 機場。我跟賴都是從出發地經伊斯坦堡到 Kayseri 機場,所以我們的行李要從 international terminal 領。若單純搭國內線來到 Kayseri,則要去 domestic terminal. 飛機上有廣播這件事,但我當乘客時不喜歡引擎與 APU 轟隆隆的,一坐定就會戴上耳塞,直到下機。所以我沒聽到,也就找不到行李XD

  後來長得很帥的地勤小哥看到兩個有如無頭蒼蠅在機坪到處亂竄的女生,一臉明白又無奈地把我們兩個領走,帶去找行李。我們請他幫我們跟飛機合照,他幫我們照完之後心血來潮,把相機換成前鏡頭,and this is the result:

25630703_10155937510118320_1472735118_n.png

 

 

 

 

 

 

 

 

 

 

 

  隔天我和賴參加了 Red Tour,在陽光明媚土耳其,導遊阿里講起了巴比倫王,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各種岩石,還有西元前的歷史... 綜合以上總總關鍵字,我們不由自主地唱起了這一首深埋在記憶中已久的歌:

  阿里覺得我們很有趣,怎麼這兩個女孩坐車坐著坐著就唱起歌兒來了?我和賴都認為對方是很健談的,會主動釋放善意並和人對話的。同時也都覺得自己沒有對方那麼大方,別人來主動搭話時可以很愉快地聊天,但無法主導一個 conversation。但真實的我們究竟如何,大概只有靜待藍先生來評論了。一起參加 tour 的是一對大陸小夫妻,一起行動之餘也給他們保留了空間。我那陣子情緒狀態不好,偶爾會自己躲得遠遠地,自己靜一靜。所以阿里就很自然地和賴搭上話,在蘑菇岩,賴看到有疑似階梯的殘跡,就進去 pose 了一下拍張照。阿里為了博得美人一笑,自告奮勇手腳並用地爬上那沒有路的天然高塔。

20171116_102933.jpg

  後來 Red Tour 帶我們去到了陶瓷廠,負責解說的師傅一眼就相中賴,從頭到尾帶著她逛。我和大陸小夫妻就放牛吃草,自己逛得歡騰。他們相談甚歡,杜拜最近有很興盛的創業潮,還有提供匠人創業的平台,師傅一聽說賴住在杜拜,就藉著這個話題聊開了。甚至說好,將來他有機會去杜拜的時候,一定要去找她(笑。

  陶瓷廠的 master 是一位長得像愛因斯坦的老先生,很有名家風範,也保持著土耳其人的驕傲,由弟子們將他說的土耳其語翻譯成英語給我們聽。愛因斯坦師傅或許看我很投緣吧,為了示範他們的作品有多堅實,拿了一個陶罐往地上摔,竟然沒破。然後他來捉起我的手,叫我站上那陶罐,在上面跳兩下。其實很不安,我這種泡芙人把人家罐子踏破了怎麼辦?但幸好我的擔心並沒有成真,愛因斯坦師傅一臉得意地叫弟子拿了他們窯燒的華麗小碟子來,主動為我簽了名再送給我。

 

 

 

 

 

 

 

 

 

  然後就是賴的土耳其 highlight 地毯店了。

20171116_183121.jpg

  我們一開始去,是因為 Sultan Carpets 是我們飯店 Sultan Caves 的兄弟企業,店裡的夥計跟我們相談勝歡,熱情地打開了上圖中右後方的木門,要帶我們上去。我們兩個互看一眼,猶豫著該不該上去,怕他是壞人要把我們帶進去拐賣。上了樓梯才發現,我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地形的關係這家店有兩個面朝馬路的入口,樓下是賣地毯,樓上則是各式各樣的服飾、掛毯、抱枕等等 textile 製品。

20171116_182653.jpg

  後來老闆阿里回來,夥計也就下班了。阿里目測是個三十代中半到四十歲的人,熱情洋溢,一回來就開開心心地跟我們聊天,並和我們分享他是多麼熱愛他的地毯事業。"I love carpets! I cannot imagine doing anything else other than carpets." 我們相談勝歡,我拿出手機來三個人一起自拍,拍完後他說:「能不能拜託你幫我和我的未來未婚妻拍張照?」Future Fiancee? 天哪土耳其男人真的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示愛的機會...

20171116_183034.jpg

 

  Sultan Carpets 的牆上掛有一張有趣的掛毯,是土耳其的名畫 The Tortoise Trainer。畫家 Osman Hamdi Bey 在 20世紀初畫了這幅油畫,來諷刺當時的政治。19世紀末開始,鄂圖曼帝國在試圖維新,引進西方的文化及制度。但圖中的人物代表著維新勢力,而地上的烏龜則是慢條斯理的守舊派,無論 trainer 怎麼鞭策,依然我行我素。但另外一個諷刺的點卻在於,代表維新勢力的 Tortoise Trainer 卻是身著鄂圖曼帝國的傳統服飾,代表即使他們致力於推動新制與文化,但骨子裡,依然是換湯不換藥的舊思維。

  這幅畫目前在伊斯坦堡的 Pera Museum 展出,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他們的 Google Art online museum 或去伊斯坦堡時不妨到現場一探究竟。

  阿里很驕傲地告訴我們,因為他很喜歡這幅畫,他自己設計,並交給他的師傅們去編織出這樣一條掛毯。我笑著說,那說不定我下次來卡帕多奇亞,我會在店裡看到以賴的照片設計成的掛毯。

  阿里打斷了我,說「下次你來卡帕多奇亞的時候,我們已經結婚了。」

20171116_185540.jpg

  我來土耳其,一直念念不忘想要買絲巾,但隔壁的 Sultan Charms 老闆不在,沒有開。阿里笑著說「沒問題!」然後拿出了備用鑰匙帶著我們進了店,漂亮的土耳其浴巾,看得我們愛不釋手。賴問阿里多少錢,身為地毯店的老闆,他當然不知道。他豪氣地說「35里拉,差額我補。」我看上的純絲圍巾,他很親切地馬上拍了照傳給 Sultan Charms 的老闆,幫我問價錢。

20171116_204126.jpg

  阿里一直積極想帶我們出去晚餐喝酒看夜景,但被我們婉拒。賴問阿里有沒有推薦附近的餐廳,他推薦了店對面的一家餐廳。「一個原因是它是個不錯的餐廳,但更重要的是這家餐廳離我的店很近,如果你們改變主意想跟我出去玩,我會在這裡。」

20171116_200136.jpg

  我們酒足飯飽之時,店經理跑出來問我們:「是 Mr. Ali 介紹你們來的嗎?」我愣了一下,賴說對,經理送上一盤長得很奇怪的甜點,說是阿里請的。當下再度覺得,土耳其男人真的很會。

20171116_202127.jpg

 

 

 

 

 

 

 

 

 

 

  卡帕多奇亞的第三天,是 Gurkan Day。Gurkan 是在 è¦ªåˆ‡æº«æš–舒服又漂亮的網紅飯店 SULTAN CAVES ä¸­ä»‹ç´¹éŽçš„G,我現在記得他的名字了(笑。

20171117_093610.jpg

 

  早上和賴在天臺上曬太陽,靦腆的G帶著很多很多火腿領著可愛的 Izmir 上來跟我們玩。他真的很靦腆,連叫他一起合照,他都坐得遠遠地不敢靠近,但又想靠近,於是出現這種歪斜的奇怪動作。

  Sultan 的關係企業真的很厲害,天台上所有的地毯掛毯靠枕抱枕,都是 Sultan Carpets 的產品。那天之後我一直笑賴是地毯店老闆娘,我們三人(包括藍)甚至有在想是不要引進土耳其地毯到台灣(笑。

  我們在天台上 hang out 了一陣子,跟最近認識的加拿大父女 Jack and Michelle 聊天,害羞的G 一不小心就淪為背景了。我們聊著說著看還有什麼沒做的,飯店的另一個員工 Mahmoud 提到騎馬,Selim 又在旁邊煽風點火,我們就決定要去參加日落騎馬團!

  Mustafa 說,下午三點,騎馬團的員工會來飯店接我們。我們記好時間,又去小鎮的大街上逛逛,再去一次 Sultan Charms 買圍巾,也再給地毯店阿里看看賴的盛世美顏(笑。

IMG-20171117-WA0025.jpg

  我們一行人興高采烈的跟飯店的人說再見,開開心心地去騎馬。到了牧場,我還沒搞清楚東南西北,只看到G興奮地跑過來說,他改變主意了,來跟我們一起騎馬。Michelle 大笑著說「你不是在上班嗎?還可以來騎馬?」他也笑著說 "Oh yea!"

20171117_170417.jpg

  我以為G拜倒在賴的石榴裙下,後來卻發現他一直在我身邊晃悠。才發覺,他似乎是不好意思積極靠近我。土耳其人騎馬真不是蓋的,卡帕多奇亞的原意是 Land of beautiful horses,幾乎每個人都是馬術高手。我有兩度差點摔下馬,G每次都一抖韁繩,追到我身旁,教我該如何駕馭馬兒。他長得帥,又剛好騎著白馬,我們居高臨下地經過騎ATV(四輪驅動車)的中國團時,有個女孩情不自禁地說「啊!白馬王子!」翻譯給他聽了之後,他又害羞地跑掉了。

IMG-20171117-WA0022.jpg

 

  你以為賴會靜靜地度過騎馬時光嗎?並不,她成功地讓來自北非的馬伕對她一見鍾情。這裏的馬兒都訓練有素,一匹會跟著前一批的尾巴。賴的那匹是個特例,那一匹是壓軸的,由馬伕陪著走。其實我覺得他們應該在分配馬匹的時候,就已經根據 preference 分好了吧。

  那天晚上我們和 Sultan Caves 的員工們出去吃飯喝酒,每個人都為我們瞻前顧後的,很照顧我們。也讓我們試了各式各樣土耳其的特色酒類,茴香酒,八角酒,還有一個喝起來像燒焦的酸黃瓜...... 在倫敦唸研究所的時候有個土耳其朋友送我一瓶酒,興致勃勃地帶回台灣跟藍&賴分享,三人都覺得像八角,冷酷拒喝。我對酒精過敏,喝的不多,Mustafa 笑說:「土耳其有個習俗,如果你不能喝掉自己的那瓶啤酒,就會有厄運。」其他酒都沒這個習俗,只有啤酒。一點點酒意的我還覺得很沮喪:「反正我就永遠會是個厄運纏身的人」當下很想哭。

  兩杯啤酒之後我真的不勝酒力,一個人坐在階梯上看著 live band 演出。G拿著一瓶啤酒跑來坐我旁邊,跟我聊了幾句,他把啤酒瓶遞給我。我說不行了,真的沒辦法。他帶著微微酒意的眼神,看進我的眼睛,說:「你知道土耳其人不喝完自己的啤酒會有厄運吧?如果是為了你,我不介意。」一半細胞在尖叫,一半細胞冷靜地說「天哪 Turkish men。」

  吃飯的時候桌上有開心果、瓜子之類的乾果,賴在剝開心果的時候折了一下指甲,她輕聲地「啊」了一聲,Mahmoud 發現之後,就默默地把開心果都剝好再遞給她。Selim 有點強迫症,吃飯的時候弄髒了衣服,他就跑了半個小時回家換了衣服再回來。這樣的他卻是個貼心的好朋友,看我暈呼呼的樣子就來坐在我旁邊,看好我。白天靦腆害羞的G喝了一點酒之後,毫無保留的向我示好,Selim 一面陪著賴,一面又注意著我們,確定G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

  後來我們四個人去山上看夜景,畢竟喝得不多,我酒已經退了,自己一個人沿著山邊邊走。遠遠地聽見G問賴:「妳有看到陽光嗎?微微辰是我的陽光!」賴用一個很敷衍的語氣說「在那裡,你的陽光在那裡,快去找她。」顯然已經累了,不想應付他。G跑過來找我,問我有沒有看到陽光,我冷淡地說「現在是半夜耶。」他說「沒看到吧?因為你需要鏡子啊,你就是陽光!」

  我在山邊坐下來,深夜的卡帕多奇亞好冷,但卻有著我在地球上見過最明亮的星星,跟夜航時空中看到的星星一樣近在眼前。漫天星海,還有銀河,靜靜的夜裡,格外美麗。我看著仙后座,想起了美國學飛時在天還沒亮的機坪上,第一次看到仙后座。東方神起的官方後援會叫做 Cassiopeia,也就是仙后座。五顆星星組成一個W型,代表東方神起五個成員。JYJ 獨立出來之後也出過一首歌叫《W》懷念東方神起時期... and this is how I recognize 仙后座(笑。

  不同的心境下,不同的時間地點,看著同樣的仙后座,忍不住看出了神。G跑過來坐在我旁邊,問我在看什麼?我教他看仙后座,他說那是別人的星星。「Pick a star,當作我們的秘密,以後看到那顆星就會想起彼此。」這樣直接的甜言蜜語令人受寵若驚,但同時,作為一個總是若即若離的天秤座(?),他突然靠得太近,令人有些不安。這片星空,真的和飛行時看到的一模一樣,我想,從此以後,只要我晚上飛行看到仙后座,都會想起土耳其星空下的告白吧?

  "Can you stay? Please, for me. Just one day. Please. I know you have to go back to work and life, but I want to spend time with you. I will take a day off just to be with you. Please. Just one day." G喝醉後的小狗眼神讓人覺得不忍,我和賴時間就只有這麼多,伊斯坦堡的住宿也沒辦法退,理性戰勝了感性,也戰勝了天秤座的猶豫不決,我們還是走了。

 

 

 

 

 

 

  隔天早上馬伕與陶瓷店小哥都傳了訊息來跟賴說早安,但淡然如她(?) 當然沒回。G傳訊息來說,我們的房間約在中午會準備好,Sultan Caves 的人真的都好好,為了留我們下來竟然主動 offer 免費住宿。在這小王子式的單純小鎮裡,我們被群星拱月地捧在手心上,被喜歡著,被各種告白恭維著。我們家一向主張著,喜歡就要表達,"love you" 是每天掛在嘴邊的,擁抱和 cheek kisses 也是生活日常。但即使 whitewashed 如我,土耳其人的熱情也依然令人驚喜。

  到了伊斯坦堡,首都就是首都,人明顯地比卡帕多奇亞冷漠。但土耳其男骨子裡的熱情或許能被掩飾,但無法被消除的。接我們去洗土耳其浴的司機 Murat,turned out 是土耳其浴的老闆,因為司機生病,他找不到人代替。三十出頭歲,去美國轉了一圈回來,在美國創業也有好成績,做成連鎖店之後高價賣出。帶著美國的創業經驗與資金,回到伊斯坦堡繼續創業。他在美國時也在鳳凰城,掰著手指算了一下,他在創業的時候正好是我在學飛的時候,或許或許,我們也曾經在鳳凰城擦肩而過。

  我們相談甚歡,他覺得我們只在伊斯坦堡待24小時很可惜,「要是你們待久一點,我就能帶你們去觀光,或 we can hang out and have a night out」但我們沒有時間。他有點落寞地說「那你們留我的號碼,下次來伊斯坦堡的時候找我。」他為了跟我們聊天,四處繞路,連我們這種第一次來到伊斯坦堡的人都發現他在繞路,可見他繞了多遠。聊天聊著聊著賴問他為什麼繞路,他被拆穿之後也很坦蕩地說「我又不是計程車司機,我花自己的油錢繞路,不就是想跟你們多聊一下嗎?」也蠻有趣的。

  我坐後座,下車前 Murat 轉過身來看著我說 "How are you gonna take my number?" 於是就 Whatsapp 囉,但他只跟我交換連絡方式,完全沒有害怕冷落了賴,所以順便留她的號碼的意思。土耳其人這一點很有趣,他們看中一個人,眼中就沒有別人了。一般男生對A有意思的時候,會對A的好朋友特別好,藉由好朋友去追求A。土耳其人直接了當,我對你有意思,你會很確定地感覺到,沒有猜疑,沒有把戲,也沒有別人。

 

 

 

 

 

 

  我們在伊斯坦堡短短的時間裡,賴也收割了不少男神(?)。聖索菲亞大教堂前賣玉米的,一看到賴就大喊 "Nihao! I love you! Take my number!"

20171119_123101.jpg

(看到旁邊那個人生無可戀的表情了嗎哈哈哈)

 

 

 

 

 

 

 

  我們去地下水宮殿,招攬客人的那個人叫 Osama(對,就是賓拉登的那個奧薩瑪),也是又推又盧地要我留下他的號碼。濃密的眉毛,大大圓圓的眼睛,長長的睫毛... 完全敲中我的 preference。他稍微彎下腰來配合我的身高,看著我的眼睛唱了 《Just the Way You Are》的副歌,唱得我又羞又急。他對賴說「你朋友很害羞喔?」賴說:"Not when she's drunk!"

  ...... Thanks, Best Friend.

 

 

 

 

 

 

  然後我們四處找買無花果乾與番紅花的店,市場沒開,我們亂走亂逛走到一家井然有序的雜貨店:

20171119_145114-1.jpg

 

  老闆不是本地人,他叫我們猜他是哪裡人,猜了好久才猜到他是埃及混西班牙的混血(這怎麼猜啊?)。他聽到賴在杜拜工作,就用阿拉伯語跟她說話,但她只是一臉茫然地看著他。他說他有個兄弟住在杜拜,他過一陣子打算去找他,話鋒一轉「要是你在的話,我們也可以見個面吃個飯啊。」然後賴當然就只是敷衍了他一下。

    這家店滿足了我們所有的需求,我想買的土耳其棉花糖跟玫瑰水,爸爸要的番紅花,賴的阿姨愛吃的無花果,應有盡有。他知道我們要帶回遠方,幫我們用500克500克的真空包裝(vacuum)。還有各式各樣的茶與花,讓我想起迪化街...... è€é—†ä¸€ç›´è·Ÿåœ¨è³´çš„身後轉悠,很明顯又是一個拜倒在石榴裙下的異國男子。我的疑問完全不理不睬,我只好用中文問賴,她再幫我問他。

 

 

  賴指著這個問我有沒有見過,泡進熱水裡會開花的茶。

20171119_144423.jpg

  老闆看到賴指著這個,馬上拿出茶壺,搬好桌椅,為美人泡茶。托賴的福喝到花茶,但他似乎不明白這款茶的賣點在於會。開。花。

20171119_144730.jpg
20171119_145105.jpg

  光是乾燥玫瑰就有十種,愛拿玫瑰來泡茶的我差點手滑。

  混血老闆順手拿了一朵乾燥的大馬士革玫瑰,送給賴,說「玫瑰像妳一樣美。」賴拿著那朵乾燥玫瑰,似乎有些尷尬。老闆又說「我去杜拜找你的時候,會問你這朵花在哪喔。」賴笑著說 "Should we vacuum the rose too?" (玫瑰也要真空包裝嗎?)

混血老闆:"Vacuum your heart."

Vacuum your heart.

Vacuum your heart.

giphy.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