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京都遇見 Pierre Hermé (literally!)

和瓜與燁的京都小旅行,更認識了瓜,也正式認識燁。

和家裡講電話時,妹不經意地說「去 Ritz-Carlton!」

一查之下,Ritz-Carlton 裡的 salon 是 Pierre Hermé!

 

 

 

  Pierre Hermé 是何許人也?去巴黎的人們一定會去朝聖 Laduree 或是 Pierre Hermé,我愛的 Ispahan Patisserie 是他的經典作之一。網路上有一說,Ispahan 是 Pierre Herme 發明的,若真是如此,連心高氣傲的競爭對手 Laduree 都做起了 Ispahan,代表這個 item 已經不再是小眾店的特色甜點,而是像可頌一樣成為被大眾所接納的法國味。

giphy.gif

 

 

 

Ritz-Carlton

604-0902 京都市中京区鉾田町543

 
 

 

  今年京都的冬天特別冷,連我這種北極熊都瑟瑟發抖,於是我們搭著計程車來到位在二条河原町的 Ritz-Carlton。

S__7823417.jpg

 

  氣溫不到0度,飯店的工作人員依然穿著低調有質感的制服,儀態萬千地站在停車場。我們下車後,我用英文說要去 Pierre Herme,穿著紫色的工作人員領著我們柳暗花明又一村:

S__7823420.jpg

  瓜和燁都是建築系畢業,他們嘖嘖稱奇看門道的時候,我只能看熱鬧。但即便如此,每轉一個彎,都依然被古典簡潔的 Ritz-Carlton 不斷驚豔著。

S__7823421.jpg

  進到室內更是不斷讚嘆著。低調簡潔的室內設計,襯托著穿著西裝的男工作人員,與穿著華麗和服的女工作人員。室內的顏色,與光和影相輔相成,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

S__7823422.jpg

  室內運用了大量的木,大面積卻多層次的顏色,令人目不暇給。

20180126_150043.jpg

  內用區精緻優雅,穿著講究的人們增添了不少顏色。

20180126_172544.jpg

 

 

 

  外帶區很優雅地運用了深淺與對比色:大面積的深色木架與潔白背景,玻璃瓶中鮮豔的紅玫瑰與深色的罐底包裝,明亮櫥窗裡五顏六色的馬卡龍... 每個角落都像是一幅畫,不斷刺激著著視覺與審美。

20180126_172525.jpg
20180126_172532.jpg

 

  帶位的丸山小姐說,因為他們飯店在準備迎接 Pierre Herme 的活動,目前只有提供 ï¿¥9000 的下午茶套餐,我們剛吃完法式早餐,看著 menu 面有難色,量實在太多了。後來她去請示上級,還是讓我們入席,點一般的餐點與飲料。

S__7823402.jpg
20180126_150705.jpg

 

  沒有金碧輝煌,但原木色的室內與暖色系的裝飾,絲毫不減大飯店的貴氣。每一步都抬頭挺胸、小心翼翼地,試圖在厚重的羽絨衣、大圍巾、厚手套裡綻放自我。或許來這裡消費的都是本地的上流人士,沒有人像我們一樣穿著笨重的衣物,而是每個人都精緻得有如洋娃娃。其中也不乏有著奧黛麗赫本式的 50 年代經典打扮:連身洋裝收腰,過膝長裙露出纖細小腿,柳葉眉和圓圓的大眼,細膩的妝容和打扮,我是女生卻忍不住一直看女生。

304879437a556249774d.jpg
 
 
20180126_152758.jpg

 

  我們三人坐在兩個小圓桌,我和燁喝茶,瓜喝咖啡。

  茶具、餐具、裝潢、擺設... everything is just perfect.

  燁:「隔壁那桌紅色眼鏡的人,好像是個有名的建築師耶。」

  我對建築一竅不通,但經過的時候看到他們手上拿著各種圖紙,室內設計的藍圖,配色的色卡... 討論的也都是建築。可惜直到最後他們也沒想起,那位建築師到底叫什麼名字。

 

 

  後面窗邊的一桌,看起來像是星探與夢想成為明星的女孩。對面的兩個女子,像是一對戀人,時而鬧彆扭,時而相處融洽。靠近中間的一桌,像是媽媽帶著失戀的女兒來吃大餐。我們在 Pierre Herme 時幾乎沒什麼對話,靜靜的 enjoy people watching.

 

 

  

 

 

 

 

 

 

  甜點上來的時候,各自的少女心都得到很大的滿足。

  我的是 Ispahan,不管去哪裡的 Laduree 或是 Pierre Herme,我都要點的 Ispahan。粉紅色的大馬卡龍,裡面抹上玫瑰香帶有荔枝顆粒的cream,放滿新鮮覆盆子,上面還有一瓣鮮紅的玫瑰花瓣。盤子上的糖粉增加了色彩的飽和度,視覺上,味覺上,都是一大享受。

20180126_152939.jpg

  瓜的是濃郁的巧克力布朗尼,巧克力布朗尼中有著碎巧克力,外面淋上了一層巧克力,再放上一片帶有金箔的巧克力。特別的是,這麼多巧克力,卻不甜不膩,一口接一口停不下來。跟 Ispahan 鋪滿盤底的糖粉不同,布朗尼本身是個很方正實在的形狀,所以只用些許的巧克力粉裝飾。

20180126_152948.jpg

  燁的三色馬卡龍,用深色的盤子裝著,更好的映出了馬卡龍的鮮豔。(但究竟為什麼排成紅綠燈的顏色 T^T)

20180126_153017.jpg

 

 

 

 

  遠遠的,一陣騷動。

20180126_150654-1.jpg

燁:那是不是...?

我們馬上上網搜尋,是。

大名鼎鼎的 Pierre Herme 本人!

 

  他很親切地一桌一桌問東西如何,合不合胃口,服務如何,對於合影握手的要求也來者不拒。看起來像是失戀的女孩兒哭了,他馬上起身到她身旁,給了一個大擁抱。我們坐在偏遠的角落,且是臨時起意來的,穿著打扮沒有那麼講究,他沒有走過來也是情理之中。但對於這個國際性的連鎖企業感到很親切,原來為了控制品管,品牌創始人真的會不定期地去巡視海外分店。果然越有名氣的人會越謙虛,越有口碑的品牌會越講究。

 

S__7823403.jpg
S__7823406.jpg
S__7823407.jpg

 

  從建築、裝潢、擺飾、餐點、用餐環境和氣質... Ritz-Carlton 裡的 Pierre Herme 美不勝收且充滿巧思。法國 tea salon 與京都的傳統氣質,不但不突兀,還起到了畫龍點睛的效果。或許是以價制量吧,京都的 Pierre Herme 不像巴黎一般,充滿著觀光客與湊熱鬧的人們。批發似地一打一打地買玫瑰可頌,和在餐廳裡慢條斯理地享用,終究有些心情上的差異。一次完美的用餐體驗,並不是單純的「吃」而已。

  京都的 Pierre Herme,是一種生活中的儀式感,一種優雅的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