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仁川班的機上語言教室

  久沒去仁川,出發前有一點忐忑。

  久沒飛的機場,第一次搭配的機長。

  到了仁川滑進機門,教官針對我剛剛的表現作了簡短的 debriefing,然後回程的飛行計劃跟資料送進來,我們又開始做回程的 briefing。有一位禿頭大叔拿著 NOTOC (notice to captain) 進來給機長簽,眼角餘光瞄見後面一位認得的機務大叔,頭髮捲捲的像多年前流行過的具俊表髮型。

 左邊是飾演具俊表的李敏鎬,右邊是被稱作中年李敏鎬或中年具俊表的尹尚賢

左邊是飾演具俊表的李敏鎬,右邊是被稱作中年李敏鎬或中年具俊表的尹尚賢

  Briefing 結束後,教官去客艙而我留在原地準備,具俊表機務大叔拉著剛剛的 NOTOC 禿頭大叔進來,劈頭就(當然是用韓文)說了一句「小姑娘不常來韓國吧?」我愣了一下回頭看他們,兩個大叔像高中生搭訕女生一樣手腳都不自然地,殷殷期待著我的回答。

  「?????」這是我的回答。

13951051P15M0-22126.jpg

  「我說,你是不是不常來韓國?」具俊表機務大叔又問了一次。

  「最近都沒來,之前還蠻常來的說。」

  「看吧看吧,我就說今天這個女飛行員會講韓文吧。」具俊表大叔用手肘頂頂禿頭大叔說。

  「怎麼會!不是,怎麼會韓文說得這麼好啊?真的好像我們國家的人。」禿頭大叔摸摸自己的後腦勺。

  「當然是學的啊。」我說。然後兩位就跟我聊起來,具俊表大叔之前就聽我講過,因為學生時代的朋友都是韓國人,所以自然而然地學起了他們的語言與口音。他一臉 show me off 的驕傲,講給禿頭大叔聽。禿頭大叔還是一臉不可置信:「小姑娘,那你是僑胞嗎?」我是華僑不是韓僑啊XD

  後來禿頭大叔像小丸子爺爺一樣,一臉不可置信地摸著腦袋走了,留下具俊表大叔在 cockpit 裡面檢查飛機什麼的。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地問「大叔,你記得我?」他一臉得意地說「當然啊!把我們國家語言講這麼好的外國飛行員,還是女生!」

 

  後來我去檢查飛機,上來的時候剛好教官跟 purser 姐姐都在登機門口。機長問「妳為什麼會說韓語啊?」我一頭霧水。Purser 姐姐說「剛剛機務大哥跟我們說的,說妳韓文講得超好,跟韓國人一模一樣。」於是我只好再解釋了一次,然後他們全都張大眼睛,Purser 姐姐說「妳還會日文???」...... 嗯,對啊。

  教官說「不會跟我一樣是日本語入門初檢吧?」嗯,不是耶... 我是 N1。教官興致勃勃地說「好久沒有遇到會講日文的人,好久沒講。等一下我都用日文跟你講話,你願意糾正我就糾正我,不願意的話就麻煩你跟我對話,好嗎?」當然好啊。我進公司以前是英文/日文/韓文的家教,這種 conversational exercise 我最擅長了(笑。

  我覺得很敬佩這位教官,他飛行的東西,寫在書裡的東西,甚至 CRM 還有評分的東西全都能倒背如流不說,學生時代學的日文,過了40歲還能拿出來跟我對話,記憶力真的很驚人。如果是主修或是像我一樣的交換學生也就罷了,只是一堂選修課耶!

 

 

  世界很大,能學的很多;心很大,想學的也很多。我有個能力,就是能把法語說得像廣東話,德語說得像韓語... 學得雜和學得精,是一種取捨。有人說語言是一種工具,但在我而言,每個語言都是一門學問,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最近意識到,不是在華語圈長大,對於中國歷史與優美的華文的認識實在太低了,這是文化的 core,也是內涵的 key。今天,我期許自己將目前已會的四種語言都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