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多第一次的東京班

這次的東京班,有好多好多的第一次。

是一趟挑戰,也是一趟 exciting journey!

 

 

  這次是第一次跟小鮮肉機長飛,但不是第一次見到他。上個月跟雜糧饅頭機長飛峇里島的時候,一下飛機看到交接的機長,Purser 阿姐大叫「小~鮮~肉~~ 為什麼我是跟雜糧饅頭飛!我要小鮮肉~」那時候就對被稱作小鮮肉的活潑機長留下很深的印象。這個月打開班表,就發現小鮮肉機長的名字,但也沒有預設立場,不過就是另一個機長嘛。報到的時候他很放心的把我當成 partner,而不是長官對下屬的態度。畢竟剛上線,有時候會感受到機長對自己的不信任感;很想好好證明自己,但每次越想表現就越適得其反,反而平常心會表現得比較好。

 

  今天機長讓我帶隊出境,一回生二回熟,不是第一次帶隊,也沒有前幾次那麼心虛。似乎已經可以抬頭挺胸,撐起自己的 job title 了。小鮮肉機長進 cockpit 後很活潑地帶動我的心情與氣氛,「哎喲不要叫我教官啦,我又不是 IP。叫我名字就好!」我哪敢啊!但說真的,如果我跟學弟妹說「叫我名字就好」我會真心希望學弟妹叫我名字。而且,我真的很欣賞那些突破階級觀念,直呼我名字的人們 :))  åŠ æ²¹åŠªåŠ›ï¼Œæˆ‘也要當自己欣賞的這種人!

 

  覺得很可怕的是,大概五天、一星期沒上飛機,就會變鈍。去程我只是PM,竟然還有點應付不過來,同時做三件事似乎就需要三頭六臂。小鮮肉教官真的是個讓人很自在的機長,他跟我分享了在日本可以吃什麼,哪個站的 layover 可以去哪裡做什麼。我還發現他跟我一樣是個很喜歡 public bath 的人,他眼睛發亮,讓我看飯店附近的溫泉地圖。我從來不曉得原來東京飯店附近是有錢湯的!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去~~

 

 

 

  下降前通常機長都會做廣播,update 飛行資訊。教官做廣播前問我「你做過廣播嗎?」當然沒有啊... 「那你要不要做?」

他笑一笑,告訴我需要講的內容「我要做廣播囉,聽好囉,回程換你做喔。」

 

  小鮮肉教官廣播真的做得很棒,他的英文讓我不禁以為他是海歸。「什麼龜??」喔,我是說你的氣質很像ABC。「我以為你要說我氣質很像基佬」XDD

 

 

 

  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機長限定的「兩兩 approach」,去年在模擬機裡看過,明明事先IP跟我們講過,你在接近機場的時候看到的跑道一定不是我們的那一條,還是看錯了。這次已經有心理準備,大的亮亮的跑道一定不是兩兩,而且也因為是晚上,燈光什麼的關係,也比較好辨認跑道。在下降的時候小鮮肉機長一直叫我不要緊張,看他表演就好,後來還是忍不住說「你怎麼好像比我還緊張?」他的 approach 飛得好漂亮,作為一個 PM,我覺得這一趟真的沒有表現好,這是壓力很大的 approach,我應該是他的後援的,結果反而是他一直在 cover 我。

 

  走在入境的路上,我們一起回朔了一下剛剛的表現,我們都對自己不太滿意。他說「你很棒啊,剛上線能夠這樣不錯了。不要壓力太大啦!」剛上線不能是表現不好的藉口,況且我知道自己平常表現是不只這個水平的。接下來的課題是該如何一直將自己維持在很 sharp 的狀態!

 

 

 

 

 

 

  之前看 instagram 發現我的可愛妹妹 Annya 最近流浪到東京了,所以來之前先 msg  å¥¹ï¼Œçœ‹çœ‹æœ‰æ²’有機會碰個面。她不但 said yes,還約了啾跟赤醬一起。他們都是我在京都交換的時候,一起住在「愛House」的住戶(?)。學校提供 Internation House (簡稱 I-House)給留學生住,因為大家感情太好了,所以自稱是「愛House」。在日本的時候 Annya 就一直是我的 best partner in crime and in everything! 不管是吃喝玩樂還是一起唸書,我們都是節奏最合的,所以我都說她是我的妹妹,她也叫我お姉様(跟御姐樣是不一樣的好嗎XD)。而且最棒的是,她跟我是同一個大學出身的,所以一年的日本留學結束之後,我們一起回到溫哥華,還是可以一起 do whatever we're interested in。雖然後來兩個人都各自到不同國家漂流,但每當有什麼有趣的活動想要做的時候,總是會想起她。

  啾是師大來的交換生,雖然重疊的時間只有半年,但跟她幾乎是一見如故的... 我也不記得聊什麼,只記得跟她聊天很開心。後來各自因為研究所,因為工作,因為時差,因為有的沒有的雜事漸漸少了聯絡,但珍惜著的心一直都是一樣的。赤醬是 "I-house buddy" 基本上就是本地的學生,住到留學生宿舍裡照顧大家起居的人。赤醬因為是我們這群裡頭年紀最小的(當時還未成年啊天哪),就被叫赤醬(小嬰兒)。還有一個原因是他酒量很差很差很差,所以就被笑是小嬰兒。

 

 

  落地之後趕著趕著到飯店,拿了鑰匙就往電梯衝。機長問我住哪間,我說了一個房號「咦?那不是我的嗎?」然後我們才發現彼此拿錯房卡了,飛昏了真是的。上樓,東西一丟,迅速換上便服,抓了手機錢包又往外衝。一路狂奔到車站,剛好趕上車,到了品川站,又開始往出口跑。(也不想想方向到底是不是對的)。衝進 info centre 問有名的 Blue Bottle Coffee 在哪裡,站務員隨便指個方向,我又開始跑。跑著跑著看到遠遠的二樓坐了一個白人(Annya),再看看旁邊的好像是赤醬,像流落荒島的人一樣,邊跑邊揮手

 

 

  三步併作兩步地往二樓衝,各抱了一下。為了等我他們快十點還沒吃晚飯,覺得對他們很不好意思。在 Blue Bottle 草草拍了兩張照,就匆匆往車站外走。

 

  隨意地走進一家燒肉店,邊吃邊聊。好久沒有這麼多愛House夥伴們聚在一起了。我們很白痴的是,牛五花要沾奶油蒜片吃,但我們一邊吃著カルビ(牛五花)一邊讚嘆著肉質好棒,當我把最後一片牛五花放入口中才發現「啊奶油還在旁邊!」只好再點一份牛五花。吃到ロース(里肌)的時候又是好吃得快要流眼淚了,滿滿的幸福感,直到最後一口... 啊要沾ホルモン(肥油!)吃啊!

うちらアホやん?(關西腔:我們是白痴吧?)

 

 

  說著大家的工作觀,家庭觀,人生觀... 啊我們都不再是 20出頭了,連最小的赤醬都快要25歲了。The reality of life has started to kick in. I'm lucky that I'm in an industry that fascinates me and my family is highly supportive and happy. 現在上線了,我有一點點錢,有時間可以去做想做的事情了。最近在找我有興趣的,human rights 相關的,可以做 volunteer 的地方。但實際寫信去一些比較有興趣的 NGO,全部都石沉大海。如果他發個信給我,說他們不需要人手,或是我的條件不符合,那也就罷了。連 "Thank you. We'll get back to you" 這種訊息都沒有,實在讓人覺得很不受尊重。連志工(或想當志工的人)都不尊重,嘴上大力推動 "human rights" 不覺得很諷刺嗎?不管他有沒有回信,我都打算 move on 了。

 

 

  最後笑笑鬧鬧,度過了一個開心的晚上,赤醬還陪我走去車站。我要搭的急行是42分,我到車站是41分... 即使買票衝進去也來不及了,後來就慢慢地搭普通車去到我要轉車的地方,一看月台才發現!Damn 我錯過終電了!一看錢包剩五千日幣... 不熟東京的計程車行情,也不知道夜間加成加多少,沒網路即使想走也不知道怎麼回飯店,有點慌了,怕在東京流落街頭。看到全家想說死馬當活馬醫,去ATM領錢看看好了,果然都被 deny。後來硬著頭皮去搭計程車,想說最不濟最不濟,我就給他美金XD  ä¸Šè»Šå‰ç™¼ç¾æœ‰çš„計程車窗戶上有貼信用卡的圖案,但輪到我的時候剛好那輛沒有 (T^T)。我上車前先問司機能不能刷卡,他說可以,我才放心地上車。不過最後到飯店的時候也不過一千多日幣, Ì¶é‚„̶可̶以̶去̶便̶利̶商̶店̶買̶一̶輪̶,̶彌̶補̶沒̶有̶逛̶到̶藥̶妝̶的̶遺̶憾̶。̶

 

 

 

 

 

  然後... 雖然很累,但我罹患很久的「早班前夜失眠症」果然不負眾望地發作了XD  åœ¨é£›æ©Ÿä¸Šçš„時候小鮮肉機長有跟我聊到飯店,他說不曉得為什麼,他每次在東京都睡不好。然後就猜這個現象有沒有靈異成分在裡頭,然後我就也不禁想了,那我每次在東京都睡不著,是不是也可能有靈異成分?但我覺得應該只是早班前夜會特別焦慮... 上一次的東京班回到本場,下午真的不誇張,我的眼睛睜不開,一睜眼就流眼淚。這次還算不錯,起來以後眼睛沒有太痠,我還能戴隱形眼鏡。下樓發現小鮮肉機長戴著眼鏡哈哈哈哈哈。

  小鮮肉機長問我有沒有在機場買過東西,我說沒有,我連有什麼店都不知道(淚)。他一到機場就很 nice 地帶著我到處去看,哪裡有藥妝店,哪裡賣家電,哪裡有書店。雖然最後我還是什麼都沒買,但至少下次我知道可以去哪裡買了。我很有自制力地忍住了想買 rum raisin 跟芥末口味 kitkat 的衝動,有時候真的只是想擁有,而不是想要吃啊。

 

 

  En route 的時候我發現小鮮肉機長跟我一樣,每次去洗手間都會拿著一個包,所以就猜他那個包跟我一樣是各種乳液、防曬等等保養品。後來跟他聊養生聊著聊著,他把那個包拿出來給我看,嗯,真的跟我猜得一樣。那既然我有跟他一樣的習慣,希望我到40歲還跟他一樣白白淨淨臉會發光。然後... 他就送我一瓶膠原蛋白飲!哈哈哈。我本來一直在想膠原蛋白飲到底有沒有用,既然進入40代還依然白白嫩嫩的小鮮肉機長有在喝,那我想應該是有用吧!(笑。他後來崩潰大喊「天哪,你簡直把我的秘密都看光了~」

  Briefing 的時候教官問我有沒有做過 L. pattern(因為目的地的機場是 R pattern),我說有 request 過,但沒有被 approve。他說「那我們等下來 request 看看,不要怕,我會幫妳。」然後拿了一張紙畫了一個小圖,像戰術預演一樣,跟我說,大概到哪裡會 clear 我到哪個高度,因為地形的關係,所以最後會高。「妳有沒有做過 intercept from above?」沒在真飛機做過「好,那我們一起做。不要緊張喔!我們一起。」然後要我複習了一下 intercept from above 的程序。雖然他叫我不要緊張,但還是有點抖抖的,一個 approach 裡有兩個沒做過的東西。

 

  下降前他問我有沒有準備廣播,然後最後我被說服了,我簡單準備了一下,先講了一次給他聽。「妳英文講得比較順,等一下先做英文的,妳會比較有信心。」深吸一口氣,開始做廣播。英文還好,但當我用中文說出「這是副機長微微辰報告」的時候整個人都抖了一下。都已經回台灣三年了,我還是不習慣講自己的名字,在前面加一個 title 更是雞皮疙瘩掉滿地。但做完以後有一種 mission complete 的感覺。

 

  然後真的開始下降,高度越低壓力越大,這是一個 physical fact XD  çœŸçš„很感謝教官,會一直提醒我,下一步該做的事情,最後好不容易咬到 ILS 訊號下去的時候,內心著實鬆了一口氣。然後最後 touchdown 的瞬間,輕輕柔柔的,毫無壓力地登上個人 best landing 前三名。沒想到,還沒滑出跑道,駕駛艙裡的 printer 開始在吐紙,傳說中,不是只有重落地會出現這個情況嗎?結果心又懸起來了... 我們問機務大哥為什麼會這樣,他也似乎沒有抓到這個規律,畢竟不是每一次都會這樣。我自己印了落地的數值報告來看,第一次第一次第一次,第一次我最輕跟最重的G值都是 1.00。

 

  1.0 是平常平飛時的數值,教官們總是說,落地是一連串減低下降率的過程,最理想的落地就是 touchdown 的瞬間,下降率是0。第一次,我做到了。之前也有過 1.01, 1.02 這種數值,人家都戲稱我們這個機型一次有三個落地:主輪的後輪,前輪,再到鼻輪。每次都有輕有重,有時候減速板一打出來,或 autobrake 一作動,鼻輪瞬間 slam 下來,反而比主輪 touchdown 時還重。雖然數字只是數字,我們要練的是把把都是好落地,可是三個與地接觸的瞬間都是 1.0 真的是個很大的成就感!

 

  回公司的交通車上,剛好今天機上有一位別機隊的機長。他笑著說「妹妹,妳今天第一次做廣播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