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為飛行員之後第一次搭飛機

  以往搭飛機,是外行人湊熱鬧,走馬看花似的,用自己有限的理解去自以為是的以管窺天。美國受訓完回台灣的飛機上:

  「喔喔喔!放 flaps 了!」「Start engine 了!」

  半瓶水響叮噹的樣子,現在回想起來有些難為情。但爬到井邊的青蛙感受到的興奮,現在還在胸口迴盪著。回到台灣,飛機輕輕柔柔地 touchdown 的瞬間,我想所有同學心裡都立志要成為擁有這種技術的飛行員吧!

  模擬機訓練時,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地只是 follow procedures,心裡和手裡都只有飛機,沒有空服或乘客,甚至沒有機長。課題一條一條地做,我們練習的不只是操作,還有下 commands,旁邊坐的 partner 只是幫助你完成任務,還有阻止你做傻事(笑)。Partner 喊「gear up」的時候我伸手差點收了 flaps 這種事也不是沒發生過。

 

 

20161007_110126.jpg

  考証的考試是第一次遇到不是 IP 的機長,他用經驗 guided me through all the tasks。在模擬機裡不見天日地熬了半年,該怎麼 reset,什麼時候模擬機會出現什麼狀況,該怎麼解決,我們都如數家珍駕輕就熟。每個課題的 procedures 也能倒背如流。但畢竟我們那時的飛行僅限於搖搖箱和自己的想像中,支援我的機長讓我見識到了什麼叫深思熟慮和 rounded thoughts。他的世界裡有我,有後艙,有客人,有ATC和 traffic,更重要的是,有飛機。他的每個動作都能照顧到所有人,這是我只能望其項背的。

  Local training & check,第一次碰到飛機,驗證自己練了整整半年的技術,一開始滑行飛經不斷地震震震、抖抖抖,很緊張不曉得是不是自己操作不當,忍不住問「教官,請問這是正常的嗎?」教官淡定地回答「因為地不平啊」。每次踩煞車大家都在點頭,每次轉彎大家都被甩來甩去,每次落地大家都懸著一顆心。Finally 得到考核教官認可,簽下他的名字送我去線上磨練。

  IOE (initial operating experience) 飛了四個多月,開始知道有很多很多不同的技巧,每位機長都有自己的一套和好多把刷子。有時候照這位教官的做法會被那位教官唸,當他氣呼呼地說「到底是誰教你的!」還不能傻呼呼地供出去。開始知道什麼動作會影響後艙,模擬機裡只要開始晃,就 seatbelt sign ON,不晃了就 OFF。上飛機好一陣子之後才知道每次開/關, purser 都要做廣播,所以一直開開關關的飛行員其實很不討喜。知道短班空服時間少,但該做的事一樣多,在客艙優雅地走著,進廚房後恨不得有三頭六臂,才能做完全部的事。所以,短班能不去洗手間盡量不去,不要增加他們的 workload。

 

 

 

 

  穩扎穩打飛完四個月,開始對自己的技術有點信心,一直 struggle 的轉彎也能得心應手,「落地」這個吃飯的傢伙不但端起也能端好了,差的就是經驗和遇見的狀況不夠多。上線開始飛,遇到更多機長,有些很欣賞,有些 meh。新的課題是該如何不管遇到誰都能維持自己的節奏,不要被帶跑之後慌了手腳。以前飛不好會害怕,會沒自信(回家之後大哭一場之類的);現在飛不好則是懊惱,因為知道其實可以做好!

  成為民航機飛行員之後第一次搭飛機,在客艙裡,我不用抬頭,光聽聲音就知道飛機狀態:機長廣播了,差不多要關機們了;轟隆隆飛機一陣抖動,接上推車快要後推了(剛開始 IOE 的時候每次都會被嚇到);引擎發動了,咚咚兩聲,purser 做完廣播要準備起飛了。我是客人,但心情跟自己在飛一樣嚴陣以待。才明白我們在 cockpit 裡做的動作在客艙是什麼情形。

  前艙的教官推油門到 takeoff power,飛機開始移動,有一種神聖的感覺。是使命感嗎?還是我作為飛行員的驕傲?謝謝在這條路上幫助過我的教官和學長們,謝謝同學和夥伴們的互相扶持,謝謝體諒我永遠不見人影的朋友們。謝謝在我撞牆時比我還急的爹,謝謝不管是幾點一定送我出門又等我回來的娘,謝謝沒事就跟我吵架又跟我撒嬌的妹。因為有你們,才有能夠成為飛行員的我。

 

 ...這是我能找到最接近飛行員制服的 gif 了

...這是我能找到最接近飛行員制服的 gif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