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機長們的有感而發

  「記住這一刻,這是妳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刻。妳年輕,父母尚未老去,擁有不錯的收入,沒有丈夫小孩需要操心。男人,或許一開始讓妳感到幸福,也承諾給妳幸福,但我太了解了,最後最後每個男人都是魂淡。這一秒,是妳能給自己的幸福。」 溫州上空,機長的有感而發。

 

  「妳知道嗎?幾年前我媽走了,現在我爸爸九十幾歲,我每天都在擔心他會離開。等到他走了,我就變成孤兒了。妳可能覺得,都五十幾歲了說什麼『孤兒』?可是想到那時候,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個人無條件地為我好,給我依靠,我就好難過喔。」

  教官,你講得我也好難過喔。真的好怕有一天,連一個可以擁抱的人都沒有。很幸運,生長在一個很有愛的家,也成為一個有愛的人。 家人是我的鎧甲,亦是我的軟肋。有他們在,我什麼都不怕,只怕失去他們。我有時也會想,現在我下班回到家,有爸媽,有妹,有生活。但如果有一天,他們都不在我身邊了呢?我會不會飛行回來,只能一個人坐在空蕩的屋子裡,沒有力氣也沒心思做飯給自己吃?最後只有糾結是要出去買,還是餓肚子?(這件事情其實爸媽出去玩的時候已經發生過了...)如果當有一天我不再能擁抱爸媽,不再有人叫我的小名摸我的頭,睡前親我一下,我一個人,真的支持得下去嗎?當我想到那一天,想像到那個畫面,就會忍不住眼淚直流。

  「我知道你一定會啦,但對爸爸媽媽好一點。沒有人,真的沒有人,會比他們更愛你。」

20180113_154542.jpg

 

 

  昨天一起去馬尼拉的機長,是一個有點毒舌,偶爾沒有口德,說話很露骨,卻又血淋淋地真實著的人。

  「妳為什麼拿高薪?」我吱吱嗚嗚不曉得該怎麼回答。

  「週末了,跟你同年紀的女生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吃飯、喝酒、約會、party,妳卻在這裡,跟一個年紀可以當你爸的老灰仔去馬尼拉半日遊。」

images-1.jpg

  「這就是選擇,考不完的試、熬不完的夜,永遠缺席的家庭聚會,你選擇比人家辛苦,反映在妳的收入。但同時可能蹉跎了妳的青春、妳的姻緣、妳的健康... 妳覺得值得嗎?看看周圍的女機長,這麼多老小姐,妳覺得值得嗎?」

4wmjfmhwv4v.jpg

  我無法當個旁觀者,無法事不關己地評論。機長的語氣,不像是覺得女生不該當飛行員,但也不像是覺得女生該當飛行員,倒像是在一起苦惱「哎呀怎麼辦呢?妳已經進到這個圈子了,any way out?」我不曉得五年、十年、十五年後,自己會是什麼樣的心情,連續上班的時候期待休假,真的休假了卻也在期待著上班。每天看點書,上班前做行前準備,巡航時跟機長聊聊天,下班後檢討自己的飛行,精益求精。日子一天一天過,很簡單,也很快樂。

 

  熬夜班爆肝看看日出

20171222_052026.jpg

 

 

  聖誕節日落前的美好陽光

20171224_164422.jpg

 

 

 

 

 

 

 

 

「有沒有男朋友?」航行時,機長問我。

「沒有。」我說

「嗯,也好啦。嗯... 這樣將來要找會不會很難啊?」

 

 

 

「有沒有男朋友?」回公司的交通車上,機長問我。

「沒有。」我說

「沒關係,年輕嘛。」

 

 

 

「有沒有男朋友?」回公司的交通車上,機長問我。

「沒有。」我說

旁邊的空服姐姐們開始熱心地幫我列出收入和飛行員旗鼓相當的職業,最後 leader 姐姐說「好了決定了!妳就把目標放在別家航空公司的飛行員好了!」

 

 

 

 

「有沒有男朋友?」巡航時,機長問我。

「沒有。」我說

「沒關係,慢慢找。我女兒大你一歲,好像也不急。」

 

 

 

 

  有一位機長,總會告訴男FO說「不管對方再怎麼正,絕對絕對絕對不要追女飛行員。」他的理論是,這是一個男性為主的職業,女生用盡各種方法只為了證明自己不比男生差。更何況,能夠當上飛行員的人,普遍來說學經歷比較豐富,這樣的女生個性很倔,不服輸,甚至有點衝。

  聽完同學的轉述,我竟然不由自主地點起了頭... 身為一個女飛,我竟然同意?????

  有點無奈,但是這是現況。有些機長不曉得該如何跟女生相處,對女生會特別的寬容。有些機長看不過大家對女生特別寬容,就對女生特別嚴厲。有些機長不擅和女生相處,乾脆不說話。有些機長太喜歡跟女生說話,私下可能已經被貼上標籤。所有女飛行員都不樂意被另眼看待,只希望能夠跟男飛行員「平等」,但「平等」是很抽象的,有時候需要爭取才能得到,過程中可能又會被酸「女生最麻煩了。」

  有一回跟空服聊到生理假,她們想都不想地說「該請假就要請啊!」但一個男生行業裡的女生,哪敢請生理假...... 「不舒服就要請假」這個道理淺顯易懂,但在女飛行員竭盡所能要做到跟男飛行員一樣的時候,誰會去請生理假,大咧咧地將自己貼上標籤?不舒服的時候,就請病假吧,反正一年30天病假 quota 也不可能全部用掉。

 

 

 

 

 

 

  「什麼樣的男生,才配得上女飛行員?」

  被問這樣的問題其實很荒謬,女飛行員也是女生,基本上就跟任何人談戀愛一樣,是一個兩個人互相吸引的過程。

 

 

  「女飛行員見多識廣,不容易搞定。」

  ...... 看你的搞定是什麼定義。送女生一件「美國來的衣服」,或許有人看到的是「美國來的」,有人看到的是「衣服」,我看到的是心意。談戀愛不就是圖一份陪伴與心意嗎?

 

 

  「妳會介意男生收入比你低嗎?」

  我覺得男生比較介意......

 

 

 

 

  

  「我不是在主張『女生不能當飛行員』,但當女生成為一個飛行員,她要怎麼照顧自己的家庭呢?妳收入這麼高,第一,妳找不到中意的男人,男人也不會中意妳。第二,在輻射的摧殘之中,妳的身體又不像別的女生那麼好。等到妳終於想通了,要生小孩了,時間已經所剩不多了。萬一妳孤獨終老呢?Imagine dying alone.」

  教官,everyone dies alone. 不管是誰。

  一方面因為教官的這段話生氣,結婚生子是個 option,not a must. 一方面又覺得有點難過,萬一真的孤獨終老呢?萬一以後我沒有「家」呢?萬一我每天連個說話對象都沒有呢?

 

 

 

 

 

  其實我很滿足目前的生活狀態,連續上班的時候想休假,但休假的時候又想上班。閒暇時侯看看書,充實並準備自己,turn around 可以回家很開心,lay over 可以待在外地也很開心。跟合拍的機長聊聊天,航行時間過得很快很開心。遇到不那麼投緣的機長,不說話專注在工作上,也還是很開心。休假日去書店看看書,去健身房做做重訓。還是期待有一個人可以分享,但沒有,也會健康認真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