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釜山 day 2 韓國婚禮

釜山的第二天是我來釜山的重頭戲:

...::: 管小葳結婚披露宴 :::...

  我到加拿大的時候因為學制不同,年齡上就跳了級,英文程度也還不差也就一路沒有落下任何課程跟著同年齡的孩子往前走。九年級升十年級的暑假,在旁人(我也忘了是誰)的建議下先修了 math 10。因為剛出國不久,對自己的英文沒自信,只會想跟華人混在一塊兒。溫哥華的夏天常會有施肥的味道,那天學校外面都是肥料味,坐在我附近的港裔女孩試著跟我講普通話,她說「妳聞聞我身上有沒有那個味道」她沒有,小女生都很在意自己身上的味道的,所以我說「那妳聞我」「好,我聞妳。」這時候後面一個女生用不可思議的語調說:" Did you just tell her to kiss you?" 我才意識到「我聞你」跟「我吻你」的發音是一樣的XD 這個尖銳地一針見血的女孩就是管小葳。

 2010 一起在 English Bay 從小白豬變成小黑豬

2010 一起在 English Bay 從小白豬變成小黑豬

  那時候還沒有 facebook,只有 msn。偶爾會聊聊,但也沒有太熟。後來有了 facebook,她有一天 msg 我說,她的好朋友要轉來 McR,要我好好照顧她。這個朋友後來變成我 11, 12 年級最好的朋友芃芃。進到大學,因為一開始我就想要主修 Asian studies 了,所以大一的上學期就選了 ASIA 101,幾百人的 lecture hall,就這麼剛好遇見了管小葳,於是我們才真正第一次在同一個學校,第一次成為能在日常中見面的朋友。

  因為家都在 Richmond,有時候上學放學在公車上也會遇到(一年級生的課表就是這麼無趣),有時候一聊就是一個半小時(通學路就是這麼長)。然後她又是個很活潑會想事情做的人,所以我們一起報了瑜伽課,偶爾一起去哪裡吃吃喝喝玩玩,有時候她還會自己做出很厲害的甜點(布丁、泡芙...)拿來學校給我吃。我是個不安於室的學生,大學期間跑去韓國暑期交換,又跑去日本 full year exchange。回來之後待了一年,又跑去倫敦唸研究所。管小葳也在畢業之後去韓國光州教英文,教了兩年之後回溫哥華拿了教育 degree,然後又去了釜山。

 

 

  她跟 Sujin xi 開始交往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從我們都還沒交過男朋友的時候就曾經一直織畫著「如果我有男朋友...」我在倫敦的時候,管小葳說因為我是好朋友,希望 Sujin xi 可以認識我,所以我還曾經在我的小房間裡跟他們兩個人一起視訊過XD。Sujin xi 真的又浪漫又體貼,完全就是我們 high school 的時候想像過的理想男朋友。有一次他把整個房間裡都放滿氣球,只為了給她一個驚喜,光看到照片我就醉了。真的讓人又羨慕又心動啊!

  同樣是在加拿大長大的台灣人,有時會遇到類似的文化問題。比如說父母擔心女兒跟男生有太親密的接觸,自己覺得自然的事情旁人看來是豪放不羈的...等等等等等。偶爾,還是會時不時互相交流這種苦惱。遇到了男生問題也會找她相談,她還會把問題拿去問 Sujin xi,他再以男生的角度來給我建議。其實最後他們要結婚,我真的一點都不意外。

 

 

 

  15歲認識到現在也十多年了,真的是一路從少女時期一直到現在的朋友,所以覺得格外感傷。婚禮前一天我還跟她說,我覺得我一定會哭。她的婚禮是下午一點開始,我早上太興奮了十點多打扮好就 check out,在附近的湯泡飯餐廳吃了一個又是不合我胃口的血腸鍋(순대국밥)然後就搭車到她婚禮會場。我到得太早了,前一場婚禮都還沒開始呢,只好再下樓去附近的咖啡廳坐著。

 

 

 

  後來還是提早一些過去了,看到英文標語寫著 Bride room,走近一看是個像間娃娃屋似的精緻玻璃房間,裡面有著一個如同洋娃娃般的新娘。婆家的人跟她合照,再換娘家的人。我站在外面不敢進去,但眼眶不爭氣地紅了。她在人群中看到我,對著我招手要我進去。我好想給她一個大擁抱,但是又怕弄花她的妝或弄亂她的禮服,於是只能保持著一定距離看著她,man, she's breath-taking. 

20170408_113105.jpg

 

  雖然大學五年幾乎都是跟韓國人混在一起,學的又是文化研究,我自認對於韓國文化算認識蠻深的,但在這次之前真的從來沒參加過韓國婚禮。出發之前還很呆地問管小葳「韓國婚禮包禮金還是送禮物?」她說 "Only if you want to" 所以我還是像台灣一樣包了紅包聊表心意。到了婚禮會場我才發現,新娘一邊、新郎一邊,各收各的禮金。如果沒有帶信封的人,他們還很貼心地準備了一疊寫著「祝結婚」的白色信封。我之前有搜尋過,覺得白包不好看(骨子裏的中華文化作祟)所以自己從台灣帶紅包來。管小葳的朋友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我還有看到有人拿很華麗的日本信封。給了禮金,招待寫下你的名字,他就會遞給你一張餐卷,是婚禮結束之後,去吃附設 buffet 的餐卷。

  管小葳的家人也加入一些台灣結婚的文化,比如說喜糖文化。他們從台灣帶很精緻華麗的囍盒子來,裡面裝加拿大帶來的糖果(笑。

 

  有個拉丁裔的男生看到我拿著紅包就說「哇,好可愛的信封喔!」然後我們就聊起來了,Roger跟 Britzy是在濟州島教英文的美國人,因為英語教師的圈子不大,所以大部份人都認識。他們參加過很多次韓國婚禮,所以我就一直跟著他們(笑。婚禮即將開始,管小葳提著裙子走出娃娃屋,我們也差不多該入席了。我問他們「韓國的婚禮是隨便坐嗎?」他們說,除了最前面的一桌是家人桌之外,其他都可以坐。Roger 跟 Britzy 知道我大概是少數(if not only)加拿大的朋友,所以會幫我看前顧後的,看我一個人不知所措的時候會主動帶著我進入他們英語老師的圈圈。

 

 

 

 

  韓國的婚禮流程蠻有意思的,先是雙方母親一同入場,到大舞台上點蠟燭,象徵他們的未來一片光明。

 

  再來是新郎入場。有趣的是流程上司儀要先說「新郎入場」然後再說介紹詞,比如說「像陽光一樣溫暖,如同樹木一樣耿直的新郎 Jeon Sujin xi」等等等等等,介紹完之後再說「新郎入場!」

  但 Sujin xi 在第一次「新郎入場」的時候就走進去了,然後被婚顧人員拉出來XD 韓國司儀豬隊友說「新郎可能是第一次有點緊張」我聽到的時候翻了一個大白眼。你希望他們要結幾次婚...?

 

 

 

 

  再來是新婦(新娘)入場,比花還美,比蜜還甜的新婦一上舞台就差點摔了一跤。因為婚顧沒跟她溝通好,她踩到裙擺走得舉步維艱。但這些都不重要因為我已經哭慘了,Roger 也在哭,坐在我們之間的 Britzy 看看左邊,再看看右邊。"OMG you two!" 我就把我舌尖上的 "I need a hug" 吞回去了。

 

  證婚人致詞我想大概全場有一半的人沒在聽(因為聽不懂韓語)XD

 

 

 

 

 

 

  聽完證婚人訓話,新郎新娘走下台,先拜別娘家父母,再拜見婆家公婆。司儀一說「敬禮」管小葳對著父母深深地鞠了一個躬,然後我又覺得很感動,又開始哭。Sujin xi 則是跪下向丈人、丈母娘磕頭,謝謝他們養大這個女兒,也謝謝他們把女兒嫁給他。後來再走到婆家那邊,重複同樣的步驟。啊,我的朋友管小葳現在成為全太太了。然後他們切蛋糕,(我後來一直在想蛋糕後來去哪了?),再後來是新人欣賞祝歌的時候。他們兩個肩並肩依偎著看著朋友表演的時候,真的好 sweet 喔。雖然在不同語言歌種切換之間,singer 跟工作人員沒搭配好,大家拍了手 singer 說「可是還有耶」,是個可愛的小插曲。

  然後就是最後新郎新娘退場,在離開展廳前深情一吻給攝影師拍XD

  今天一方面因為老友結婚蠻情緒化的,但同時也有理性得可怕的地方,比如說我一直在想,婚禮到底是為了誰而辦。我最後的結論,韓國的婚禮大概是為了照片和影片吧。比如說新秘為了攝影師拍得好看,幾乎無時無刻都在整理管小葳的禮服,不然就站在旁邊 stand by,造成我們這些賓客拍的每張照片裡都有她。婚禮流程大約是20分鐘,而最後拍新人合照,婆家合照,娘家合照,賓客合照,丟捧花照就拍了 30 分鐘。而且丟捧花是攝影師從人群中拉出站在第一排最邊邊的女生出來接,根本已經失去丟捧花原來的意義了。

  韓國的婚禮就像是一場秀,一次一小時。拍完照之後有些人去附設 buffet,有些人趕行程就直接走了。我覺得婚禮不能同樂很可惜,顯然大部份西洋人也是這麼想的,有個女生說「你知道嗎?我第一次參加韓國婚禮,不敢相信他們竟然沒有唱歌跳舞!」有人說「韓國婚禮就是你來,付錢,拍拍手,然後飯你愛吃不吃,反正跟新人沒關係。」我覺得管小葳的婚禮很棒,在許多小處能夠感受到她的用心,只是被這個國家這個文化給框限住了。

  我上到十樓 buffet 廳,再一次感受到管小葳的用心。以前在首爾參加過一次婚禮... 的 buffet,是汪婷他們教會的人結婚,然後就把我帶去一起吃XD,根本什麼都搞不清楚就結束了,吃完大家不盡興,再衝去海邊吃烤大蚌殼(跟我手一樣大的蚌殼)跟海鮮刀切麵。而管小葳的婚禮 buffet,菜色很棒,而且座席排得也不錯,是讓大家能夠認識交流的地方。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她的賓客有一半是洋人,而我的 built-in cultures 和他們一拍即合,聊了很久。很多韓國人也是快吃快閃。

  聊著聊著一個女生說「那邊那個人自己坐,I feel bad for him」,有一個說「對啊我剛剛一直看著他想邀他過來。」我坐在最外面,就說 "shall I?" 大家異口同聲說 "oh pleaseee" 於是我就過去邀那個長得帥帥的韓國男孩來跟我們一起坐。他過來之後先問我們是不是都是美國人,有人嘴快地說「對啊」然後我就用一個尖酸的玩笑口氣說 「你們這群美國人!」大家哄堂大笑,有人笑著說「我一直忘記你說你跟管小葳高中就認識」。

  這一下午,我交了很多朋友,又哭又笑覺得很溫馨。為我的朋友開心,也有點感傷。反正單身與否不影響我們的交情,這些附加的標籤,都是後來才加上的。

 

 

  離開婚禮,回到西面站,穿著高跟鞋 but I don't care,馬不停蹄趕去「咖啡店一條街」去我最想去的網紅咖啡廳 U: Dally,好拍到我停不下來,但缺點是太狹窄了,所以不管我怎麼喬角度都是歪的XD

  當然最網紅的不是這款葡萄拿鐵,而是 TOP 系列。TOP 系列裏頭會有果汁,果泥,鮮奶油,鮮果,拍起來很浮誇卻又驚人美麗。為了趕飛機我沒時間在店裡慢慢品嚐葡萄 TOP(昨天喝過草莓了,今天選擇葡萄),只好點了葡萄拿鐵,草草拍一拍再走個半小時回旅館拿行李。

於是呢,首爾我來了~~~~~

一天約三攤,餐餐都是大餐,我的朋友們與首爾的美食們,我~來~了~~~

 

 

 

 

  提早到機場,看到跑馬燈寫著 1930 往金浦還有位子,心存僥倖地去問「不好意思,我買的是八點的票,有可能換到七點半嗎?」小姐很酷地說「沒問題」然後我就提早半小時出發了!第一次到金浦機場,有一點興奮又沒那麼興奮。畢竟以前住首爾的時候住在有金浦機場的五號線上,每次回家都是「金浦機場行」所以覺得很熟悉。但我這次搭的是空港鐵道到弘大,也是之前到首爾玩時搭過的,覺得很熟悉,是一種回家的感覺。

  這次住的也是以前住過的民宿,連地圖都不用,輕車熟路地找到目的地,把行李搬上三樓,就開開心心出去逛弘大。後來覺得有點累,天空又開始飄雨,找到一家炸雞店,買了三種口味的炸雞,再去便利商店買罐啤酒,回旅館配影集。